中国自此拥有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3G标准TD-SCDMA,日本将限制对韩国出口3种半导体及OLED材料

7月2日消息,由于数据过度采集滥用、非法交易及用户数据泄露等数据安全问题日益凸显,工信部办公厅近日印发《电信和互联网行业提升网络数据安全保护能力专项行动方案》。

2013年1月18日,对于大唐电信集团或是整个中国通信产业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日子。在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由大唐电信集团、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研究院等企业和高校、研究院等共同申报的“TD-SCDMA关键工程技术研究及产业化应用”项目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随着日本一声令下,全球半导体行业或将迎来变局。

图片 1

国家科技进步奖是中国科技界的最高荣誉。此次获奖,标志着TD-SCDMA从2009年正式商用至今,其产业化成果获得了国家层面的高度认可。

日本经济产业省7月1日宣布,日本将限制对韩国出口3种半导体及OLED材料。自7月4日起,包括“氟聚酰亚胺”、“光刻胶”和“高纯度氟化氢”3种材料将限制向韩国出口。这三种都是制作电视、智能手机部件的材料。

“科技自信”促进产业从中国制造到中国智造的蜕变

多位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它们均属于半导体及显示行业内的核心材料,而日本属于站在“食物链”顶端的梯队。“这些材料是核心材料,日本的市占率更高一些,一旦收紧出口,必然对韩国企业产生影响。”一位相关行业从业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大唐电信集团董事长兼总裁真才基作为该项目的第一完成人登台领奖。记者在采访真才基董事长时,他讲到,“
由中国制造到中国智造的改变才能使中国工业真正的翻身。”

出口政策调整

2000年,TD-SCDMA技术提案被国际电信联盟正式批准为国际三大主流3G标准之一,这标志着TD-SCDMA技术标准打破了完全由欧美厂商主导移动通信技术标准的垄断格局。中国自此拥有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3G标准TD-SCDMA,进而引领本土产业链主导了竞争的主动权。于此同时国内企业也逐步掌握系统设备、仪表、芯片、终端等核心技术,完全占据产业链高端环节,实现了历史性的突破。

日本正在调整对韩国的材料出口政策,所涉材料包括“氟聚酰亚胺”、“光刻胶”和“高纯度氟化氢”。

真才基在接受采访时提出“科技自信”这个概念,他讲到:“十八大报告中提到了‘要坚持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那么‘科技自信’更是我们通信产业乃至整个中国工业都在追求的方向。”

据了解,此前,日本对韩国采取出口手续简化的优待措施,向韩国进行上述材料出口时,企业可以利用一并向政府申请多种产品的出口许可,从而加快出口速度。

有“TD舵手”之称的大唐电信集团,首创产业联盟发展模式,形成了专利共享、共同开发、协同组织的产业发展机制,开创了我国产学研用相结合的产业协同创新发展模式。降低了企业进入门槛,带动产业链上下游300多家企业群体突破,带动行业进步,促进产业结构升级,建立本土企业主导、主要国际企业参与、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完整民族移动通信产业链。

但自7月4日起,韩国将被剔除出“白名单”,这意味着每个订单都需要申请许可和接受审查,从而大大加长了出口手续花费的时间。

大唐也通过在TD产业发展中的具体做法,总结经验,建议在创新产业发展过程中,以标准引领、正向创新的发展模式为基础,以高效协同研发为特色的自主技术创新体系为支撑,通过建立产业联盟形成规模效应、整体突破的运作模式,有效推动整个创新行业的发展和进步。

在此次所涉材料中,氟聚酰亚胺为OLED显示器部件材料。“聚酰亚胺就是业内所称的PI,含氟聚酰亚胺就是添加了氟的PI,”一位显示面板企业内部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道,“PI作为柔性OLED基板材料,类似于TFT-LCD中的玻璃基板的作用,起到载体作用,属于OLED行业中的核心材料。”

真才基告诉记者,“大唐电信集团通过自主研发双模终端技术,已经解决了TD-SCDMA产业规模商用的瓶颈,支持了2G/3G业务体验平滑过渡的需求,突破了终端大规模产业化的难题。而系统设备在容量提升、性能提升、工程实用、绿色节能四大类关键工程技术领域也取得突破,大幅降低网络能耗和运营成本,提高工程效率。”

光刻胶则是涂覆在半导体基板上的感光剂,成本占芯片制造成本的7%左右,是评定半导体芯片生产工艺技术水平的重要指标。由于其技术壁垒高,并处于产业链上游,其质量能够直接影响下游产品的质量。

“五化创新模式” 带动企业跨越式发展的改变

“因此,下游企业对光刻胶供货企业的质量及供货能力非常重视,通常采取认证采购的商业模式,”国海证券化工行业研究团队指出,“伴随高采购成本与认证成本,光刻胶生产厂家与下游企业通常会形成较为稳定的合作。”

在大唐电信集团业绩报表中可以发现,大唐扭亏为盈,连续5年实现盈利,多次获得国资委的好评,这个翻身仗是如何打的?大唐的法宝是什么?

氟化氢则用于半导体清洗,同样是生产半导体过程中不可或缺的材料之一。有数据显示,在氟化氢、氟聚酰亚胺市场,日本占全球氟聚酰亚胺总产量的90%,全球半导体企业70%的氟化氢都从日本进口。

十八大报告中指出我国产业结构不合理等问题,大唐的产业结构调整应该从2007年开始,并在近年来飞速发展。真才基回忆:“2007年大唐成立了自己的芯片公司,可以算的上是企业摆脱外部技术控制的关键,这个举措使很多国外的领先性企业也感到惊讶,甚至称,大唐已经成为他们的重要竞争对手。另外,通过推动公司治理结构,上市公司开始盈利,还有一点就是积极拓展新兴产业的发展。”

在光刻胶领域中,日本也属于“王者”之列。“由于极高的行业壁垒,光刻胶行业呈现寡头垄断格局。”国海证券化工行业研究团队表示,目前前五大厂商占据了全球光刻胶市场87%的市场份额,其中日本JSR、东京应化、日本信越与富士电子材料市占率之和达到72%。

据了解,大唐以技术水平和研发创新能力为基础,着力占据核心技术标准、集成电路设计与制造、仪器仪表等产业的高端和关键环节,掌握产业竞争优势。在高科技领域进行系统性创新的探索实践,开创了“技术专利化、专利标准化、标准产业化、产业市场化、市场国际化”的正向创新模式。

行业影响深远

大唐开创的“五化创新模式”是指:将知识产权理念深植于科技创新全过程,做到核心技术专利化。以核心技术为基础形成标准提案,实现专利与标准的一体化管理,将标准提案积累形成正式国际通信标准,做到核心专利标准化。开放合作,成立TD产业联盟,历史性打造完整民族无线移动通信产业链,实现TD标准产业化。建立预算、运营、考核与激励体系,将客户需求融入到技术产品开发与配套服务,推动产业市场化。在TD-SCDMA取得阶段性成果的基础上,加快推动TD-SCDMA,特别是TD-LTE“走出去”,探索TD国际化。

日本此次出台材料对韩出口收缩政策,立刻引发产业内的反响。事实上,韩国三星电子、LG和SK等厂商所需的大多数氟聚酰亚胺和高纯度氟化氢都是从日本进口。“对三星、LG等韩国企业肯定会有影响。”前述企业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也正是这五化道路,成为了支撑大唐电信集团跨越式发展的“法宝”,也为中国高科技领域的科技创新作出了有益探索,积累了宝贵经验,并通过自主创新开启了“中国创造”走出去的新时代。

其中之一便是AMOLED产业。根据IHS
Marke数据,2017年全球柔性AMOLED面板产能约415.5万平米,占总AMOLED产能的35%,2019年柔性AMOELD产能预计增长到1538.7万平米,增幅达到270%,AMOLED中占比达到61%。新增柔性AMOLED产线将快速催生PI膜的需求,因而也在一定程度上形成对上游材料商的依赖。

4G 发展推动行业“从追赶式到领先式” 的转变

此外,2019年是折叠屏的一个风口之年,今年2月,折叠手机三星Galaxy
Fold和华为MateX先后亮相,在柔性AMOLED的基础上做出了折叠屏。同时小米、摩托罗拉也宣称要发布折叠手机,而PI则是折叠屏成败的一个关键。

回顾我国通信产业的发展,在1G时代,我国本土无线移动通信产业完全被动,国内无线基站、手机的市场占有率几乎为零。在2G时代,本土产业链处于技术跟随角色,欧美公司控制了标准的主导权,我国产业仅能在系统设备加工等低端环节获取微薄利润。

“折叠屏对PI的需求最多有3处,作为基材的PI浆料、作为触控板的CPI薄膜和作为盖板的CPI硬化膜。”国海证券研究团队表示,“如果折叠AMOLED成为手机屏幕标配,意味着显示领域对PI的需求会翻倍增加。”

真才基在接受采访时讲到,“从中国制造到中国智造的转变,才是促进我国通信产业嬗变的关键。”

同样的道理,今年以来5G技术备受追捧,其发展将推动半导体芯片更新换代。根据国海证券研究团队预计,2018-2022年全球半导体光刻胶需求量增速为6%-8%,至2022年需求量将达到310万加仑,市场规模将达到18.5亿美元。

在介绍目前TD用户的发展情况时他讲到,“截止到2012年底,我国TD
用户达8200万以上,并成为全球3G发牌三年后,发展用户数量最多的3G网络。同时,TD-SCDMA规模产业化已带动近万亿规模投入,直接和间接拉动GDP合计近5000亿元。”

面对日本的突然“断粮”,令韩国各大企业今年蓄势待发的新品预期蒙上了一层阴影。此外,如果韩国不能及时寻找到替代进口国家,日本此举也将波及三星、LG等企业的客户,包括苹果、华为、OPPO、vivo、索尼等企业。

依靠自主创新的TD标准,我国的通信产业在经历了受制于人、技术跟随后,终于迎来了优势主导的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展望我国4G发展前景时,真才基表示,“3G的发展是追赶式的,TD-SCDMA仅在国内市场成功商用,国际市场基本没有斩获,国际主流运营商和设备商更是几乎零参与,而4G时代,全球主要的国际运营商、系统厂家、芯片企业和仪表企业均启动了基于我国TD-LTE
4G标准的产业开发进程,截止到2012年11月,全球已有59家运营商公布TD-LTE商用计划,其中TD-LTE全球商用网络已达到12个。4G的发展将是我国通信产业的发动机,实现我国从追赶式创新到领先式创新的重大突破。”

“日本政府指定的限制出口的三个品种是生产半导体和显示器面板所必需的材料。韩国对日依赖度较高,因此出口限制带来的打击将非常大。”有韩国企业内部人士就此评论道。

过去百余年来,中国通信业始终“跟着别人玩”。如今,借TD-LTE的东风,“带别人玩”也将成为可能。通信业的地盘实现“我做主”,TD-LTE辉煌可待。
图片 2

不过目前,韩国国内相关企业正在寻找应对方案。一位半导体企业人士认为,大部分零部件的供应商都不会只有一家,“眼下不会存在大的问题,现在我们可以使用库存材料和寻找其他供应商解决问题,”该人士指出,“不过这些材料主要都是产自日本,如果日本政府限制出口,从中长期来看,我们不可避免会受到影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